欢迎访问:99re在线-99热在线视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让人嫉妒的妻子

让人嫉妒的妻子



  这一年多来,我就像生活在地狱中一样。


  一切的一切,我想都要怪林阿福那个像猪一样胖的福建混蛋。将近十年了,我们的合作一直正常而良好。我万万没想到,在这次市里最大的五星级宾馆这麽大的工程上,他会摆我一道。


  由他提供的几乎所有的装饰材料,居然都是劣质的假货。也怨自己,总以为这麽多年的关系不可能蒙我。甚至忽略了最最关键的验货。等那些东西全部糊上了那栋大厦後,事情马上败露,被勒令停工不说,还要重造,赔偿延误工期的损失。


  而等我回过头再找那胖子时,他仿佛从这世界上消失了。他在福建,远隔千里都不止啊,我无可奈何,一纸诉状将他告上了法庭。而我得到的,只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。


  这一次的事故,就几乎将我这几十年辛苦所得化为乌有。我怎麽面对我家里那两个我最深爱的人啊。那天晚上回家在和妻子同房时,我就感到了不对。


  秋萍嫁给我时才十九岁,那时的她多麽漂亮,多麽的迷人啊,就是时至今日,她依旧那麽年轻那麽的娇艳,仿佛岁月对她来说,只是一爷爷翻过的日历,而丝毫没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的印记。谁也不会看出她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孩子的母亲了。


  刚刚结婚後以及结婚前的那段时间,秋萍像个性冷淡的女性。第一次给我的时候,她才十八岁,还在市里的一个护士学院读二年纪。一次偶尔的车祸,将女神一般的她送入了我的生命,就此注定我将要和她纠缠一生。


  我那时还是一个一事无成的小混混,帮着一个南方来的小老板送材料,所以秋萍把我带回家说要和我结婚时,她的家里就一直没有同意。我得感谢这个女人,她是那麽的敢说敢做,为了逼迫她的父母,在她还没有毕业以前,就将自己的身体交给了我,并且毫不犹豫的怀上我们的孩子。


  结婚那天,我就对天盟誓,此生绝不负她,要给她一生的快乐和幸福。


  秋萍是在儿子小佳一岁多时,才喜欢上和我作爱的。


  之前的每一次夫妻间的房事,她几乎都是痛苦的。好像对她来说,我是不可思议的大,她总说尽管我们相爱,但我们的身体却是不匹配的。我巨大的阴茎对於娇小的她来说,简直是件实施酷刑的工具。


  尽管每次房事以前,我总是将前奏的时间尽量拉长,等到妻子完全湿透後,才进入她的身体,可每次进入时,她还是说疼,於是每次两人间的欢爱,总要被分做几次进行,她一喊疼,我就马上停止,哄孩子一般将她哄的忘了,再进行下去。


  尽管这样,我还是那麽的爱她,并对我们之间的这种爱毫不厌倦。


  小佳快两岁那年,我出差去了上海,自从和秋萍结婚以後,我从没有出去过那麽多天,那天晚上,秋萍打来电话,说想我了,我就开玩笑的问她,想不想我下面的东西,没想到她居然幽幽的说也想,我兴奋起来,就在电话里告诉妻子,我现在也想她,想她那紧紧小小的肉穴,并且因为想我已经勃起了。


  秋萍就哭了,她说想和我做爱了,她告诉我说下面湿了,痒了。我差点拿着电话,就用手把自己橹出来。


  第二天一早,我就赶着回家了。


  秋萍一见到我就哭的很凶,我顾不上浑身的汗味,紧紧的抱住了妻子,将她脱的光光的抛到了床上。


  那天我都感到自己凶的不像话,可当我打开妻子的双腿,看到妻子腿间那我并没有爱抚,就已泛着水光的阴户时,我什麽也不顾了。


  第一次在我没有经过前奏就插入我的肉具时,秋萍没有喊痛,我甚至觉得妻子的下体,好像因为我的进入而在快乐的收缩了,她是那样的湿,从前没有过的那种滑腻。


  而且从我一进入她的身体,她就欢快的哼叫着,筋紧的搂着我,低低的在我耳边说,她感觉到特别的舒服,我一会就射了,我实在没有在和她做爱时享受过她那种骚媚入骨的媚态,而那时秋萍也哆嗦着丢了身子,那是她第一次和我作爱时达到高潮。


  感谢天,我终於得到了一个正常的妻子,一个我最想要的妻子。


  那次之後,秋萍像着了魔似的,喜欢上了夫妻间的性事。她像忽然开了窍一样,在床上越来越需要越来越放荡,而我的身体绝对能够满足她对於性爱的任何要求,谁也不会想到,平日里端庄秀丽的她,一到床上就像个难以喂饱的小野猫,每日每夜的纠缠着我,要我用那粗大勃起的性器去满足她饥渴的欲望。


  而我是多麽的喜欢妻子这时的样子啊。


  接下来的那麽多年,性爱成了我们夫妻间最最相同最最中意的爱好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秋萍在床上越来越成熟,越来越放得开,也越来越容易享受到性爱的快乐。


  有时快下班时,我都会接到她的电话,她会用那种腻腻的声音跟我讲:老公啊,我又想到了一种做爱的姿势,好想现在就和你回家试一下啊,一定会好舒服的,又或者告诉我:老公啊,我在想你了,想的里面好痒痒,内裤都湿透了,想老公操我了。


  妻子那甜腻腻的声音,总让我第一时间就会勃起,然後我总是飞快的处理掉手上的工作,约好妻子,回家做爱。


  得到快乐和爱的秋萍,越来越滋润,越来越娇艳。而我的工作和生活也越来越顺利。我的生活好极了。


  或许是上天也妒忌我有着这麽的妻子和这麽美好的生活吧。他决定给我惩罚。


  那天跟着法院办案的人跑了一天,却一无所获,我回家时是很泄气的。可当我上床时,看到娇媚的妻子用热辣辣的眼光看着我时,我想我必须要尽丈夫的义务。


  而且明显秋萍已经在等着我去干她了,她穿了极薄的半透明的睡衣,几乎可以看到她那丰腴雪白的奶子。


  秋萍的身体保养的相当好,生小佳几乎就没在她身上留下什麽痕迹。除了小腹下部那几道几不可见的妊娠纹,尤其是她的奶子。仅仅比少女时稍稍松弛了一点点,但却依然坚挺上翘。而且更加的饱满圆硕。倒是以前粉嫩的乳头,现在变的大而红了,兴奋起来就会硬硬的勃起,像两个又大又圆的葡萄,紫颤颤的十分的性感。


  我嗅到妻子脖颈上淡淡的香水味道,心里就开始明白妻子要我干什麽了。


  和平常一样,我把她抱在怀里,掀起她薄薄的睡衣,让她露出两个圆润的乳房,我轮流颊弄着她慢慢肿大起来的乳头。


  秋萍的喉头渗出娇浪的喘息,手也探进我的内裤,搓揉着我渐渐硬起的肉具。我将她的乳头逗弄的紫湛晶莹时,就发现秋萍的淫液,都已经打湿了她的睡衣下摆了。


  可是,那时我就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勃起,好像不象平时那般坚硬。妻子已经在下面握着我肿大的东西,在她湿润的胯间蹭弄起来了。我敏锐的感觉到妻子勃起的阴核在我的龟头处跳动。而且她张开的穴口,也越来越潮湿。


  「进来吧,老公……」妻子在下面腻声催我,她握紧了我的肉具根部,这让我感到血全部涌入了涨大的龟头。而且秋萍已经用那涨大的龟头,蹭开了糊满黏液的饱涨的阴唇,抵住了自己的腔道口。


  「秋萍啊,我觉得好象不太硬啊。」我试着绷了绷肉具,感觉不是很强烈。


  而妻子似乎等不及了:「嗯,进来了就硬了吗。」妻子红透的脸凑到我耳边,娇羞的低低道:「老公,我用小穴夹几下他就听话了。」我想也是,以前也有过不甚坚硬的情况下进入她的身体,几下抽动,被她那多汁紧凑的腔道壁一咬一夹也就慢慢硬了。看着娇浪的爱妻,我挺起肉具,往她的下体刺入。


  妻子果然是等的久了,那小穴里头又滑又湿,肉具刚刚进去,就感到她的腔道里面热热的肉裹了上来。我不由戏谑:「骚婆娘,浪成这样了。小穴要把老公的肉棒挤扁了。」妻子在我身下脸红耳赤,不依的在我的屁股上拧了一把。低低腻声道:「谁让你不早早给人家的,就要。」我的心里荡漾起来,提起妻子白嫩修长的双腿,开始抽动,妻子的阴部红红白白的淌满了粘稠的淫液,因为我阴茎的挤入,将那本来就肥满的阴户涨的饱饱满满的。


  我喜欢看妻子那性感而漂亮的阴户,吞吐自己黑黝黝的肉具时的模样。那红肿兴奋的小东西在吞入我粗大的阳具後,总显得十分的兴奋和淫秽。


  妻子也会抬起头,看自己被我操的样子。看着看着脸就更红了,呼吸也更急促了,就把头仰回去,快乐的喘息着,抱着我,跟随着我的节奏,往上迎凑自己的阴户。


  要在平时,在我看着自己妻子那艳丽淫荡的阴部吞吐我的肉棒的时候,我很快就会硬到发涨发疼,就会要加快速度,去操弄妻子那需要的湿透的肉穴,可今天真的不行了,我的脑子里面老集中不起精力来,我的阴茎也始终达不到我和妻子都需要的硬度。


  甚至开始怀疑慢慢萎缩的倾向。我急了。拼命的将肉具在妻子滑腻的肉穴里面挣动,像让他尽快的硬起来。


  而妻子也感到了不对,平时此时在她的身体里面抽动的东西,早就该是硬如铁烫如火的了,应该能结结实实的,将她需要的阴道撑的满满当当的才对,可今天在她体内抽动的东西,却是不软不硬,去死不活的。让她有种有劲也使不上的感觉。


  「老公,你绷硬些吗?我要你硬邦邦的大肉棒棒……嗯……好老公,快……小穴穴痒痒了啊……快把她撑紧吗……好老公……」妻子在我下面扭动起来,脸上洋溢着不满的放浪。并且她开始熟练的收缩起自己肉穴内湿滑的嫩肉,试图帮我将肉具挺硬。


  可是毫无办法。我越焦急,那东西却越不听话。片刻之後竟然像一条萎缩的虫子一样,彻底的松弛了下来。我在挣动也无济於事。我真的急了:「秋萍啊,真的不行了,你,你帮帮我。」妻子也感到了我的萎缩,她以致着自己难忍的瘙痒和需要,抬起了头:「不要急,伟德,来,我来。」我躺在床上,妻子白皙丰腴的身体往下移动,趴到了我两腿间,她用手指捏起我那不争气的东西,媚笑着盯住我:「老公,你躺着休息一下,我来伺候你。」肉具上白白的往下淌着液体,那是妻子兴奋时分泌出的淫液。很多。


  「老公啊,你软下来了还这麽大耶。」


  秋萍的眼神骚浪而热切,她的纤手握住了那物,轻轻套弄着。又红着脸低低对我道:「老公啊,肉棒棒上好多水水啊,这麽湿。」边说,边吐出她那细滑红润的舌尖,在我松软下来的龟头上舔了一圈。


  「舒服吗,好老公……」妻子的眉眼如丝,直直的看着我,那样子既骚浪又娇媚。


  妻子将我那粘满了她的淫液的阴茎吞进了她的口中。妻子的嘴里热热的,灵巧火热的舌头在我的肉具上面打着转。然後用力吮住,两手伸到我的腹部,抚揉着,头部开始上上下下的动起来,紧紧裹着我肉具的小嘴在上面套弄着。


  做这些的时候,妻子的双眼一直又骚又浪的盯着我。


  妻子不是很喜欢用嘴和我做的,她不是讨厌,而是她说用嘴做时,只有我一个人舒服,那样不公平,远没有将阴茎插入她的身体来得快活,而且那样两个人都快活。可现在为了让我能够早点硬起来,妻子正在竭尽全力的挑逗我的性欲。


  我渐渐的绝望了。尽管妻子的努力让我感动,可我真的感觉自己的兴奋在消退,慢慢的就没有一点欲望了。看着焦急的想让我勃起的妻子,我的心在滴血。


  最後妻子也感觉到了我的反应,她吐出了我还是软软的东西,轻轻在上面咬了一口:「不听话的小坏蛋,不理你了。」又爬到我的身边:「老公,我知道你是累了,不要紧的。你别急,咱们今天早点睡吧,好不好。」我吻了一下妻子,她的嘴里满是她那浓烈的淫液的味道。我喜欢她那浓烈的味道,那味道以前总能让我感到兴奋。


  「对不起,秋萍,我可能真的是累了。你难受吗,要老公用……」妻子打断了我:「嗯,不要吗,等你明天硬了用他。」妻子的手指在那软塌塌的东西上缠绕着。


  「我最喜欢他来弄我,什麽也没有他弄的舒服。老公你今天累了,快休息吧。我爱你。」我无言的吻住妻子。


  那一夜。我几乎没能入睡。而且我也听到身边的妻子也好像翻来覆去了一夜。


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听床少年 下一篇:周旋高人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